关注注意力经济
2015-02-19 06:28:47  观察与系统  观察者  注意力 
羊年已至,深刻感觉到自己不能再无故浪费自己的注意力资源了,一定要把它放到最关心的主题上。我需要发力延续“观察者”理论的进一步发展。在《系统中的观察者6》http://www.swarmagents.cn/swarma/detail.php?id=17178 文章中,我已经很明确地将观察者理论落实到互联网和点击流的研究中。但是,那篇文章只是论述了一些非常皮毛的东西,我自己也没有继续深入下去。

这两年的徘徊,终于回归到了互联网这里。而当我戴着“注意力”这副眼睛来穿越各种文献的时候,自然发现了“注意力经济”这样一条主线。

最近刚刚看完张雷写的: 《媒介革命:西方注意力经济学派研究》这本书,很受启发。这本书最大的贡献就是对近年来西方注意力经济学这条路上的主要学者一一做了介绍,这样就省得我四处搜索文章了。

有意思的是,社会学家的思想可以很超前,因为他们不用受理科学者那些什么数据、模型的羁绊。注意力经济中的那些人,如高徳哈勃(Michael Goldhabor)就是这样,他被称为注意力经济的“爱因斯坦”,因为早在80年代的时候,它就让自己的灵魂穿越到了21世纪初,甚至是21世纪中后期,从而论述了关于注意力经济的一系列洞察。

虽然,现在提到注意力经济,人们最先想到的就是郝伯特西蒙(Herbert Simon),但实际上,西蒙并没有对注意力经济展开全面的论述,他只是最早洞察到当信息资源足够丰富之后,注意力必然成为稀缺。而Goldhabor才是认认真真地把注意力经济当成自己事业,并认认真真开创性研究的人。

Goldhabor的思想特别激进,它不满足于将注意力看作一种商品,他认为注意力本来就应该替代货币。当人们交谈的时候,实际上不是在交换知识和信息,而是在交换注意力。而当物质生活得到极大的满足之后,注意力称为人们最希望得到的稀缺资源。因此,注意力交换将取代货币交换。社会将因为注意力作用的凸显而分化成两种阶级,即明星和追星族。知识产权制度在注意力经济下彻底瓦解,而政府也会逐渐萎缩。

如果你对Goldhabor感兴趣的话,可以去读他那篇非常重要的网络文章:The attention economy and the net (http://firstmonday.org/article/view/519/440),尽管他写于1997年,但很多观点现在来看都特新颖。


第二个特别有意思的人是Seth Goldstein。这个人深受Goldhabor的影响,却并不想走学术道路,而是创立实业。既然注意力是一种珍贵的资源,那么我们就应该想办法把它定量化。于是,它先是成立了一个attentiontrust的非营利组织,接着又开发了记录你上网点击历史数据的软件,还有一个attention recorder的Firefox插件开辟了Root Vault分享平台,还建立了注意力托拉斯平台,提出了注意力银行的概念等等。但让人觉得特别遗憾的是,所有这些东西现在在网上都找不到了,是不是Seth Goldstein破产了?真搞不懂,有知情的人吗?


现在,注意力经济的名声似乎不太好,因为不知道为什么大众把注意力经济等同于了眼球经济,而且注意力经济总与让人讨厌的广告联系到一起。但实际上,广告仅仅是注意力经济的体现之一,深入理解什么是注意力就会让我们发现,注意力的产生其实可以分成不同类别和不同的阶段。

传统的广告站在商家的角度,将商家能提供的东西作为广告投放出去,以吸引注意力。但是,如果站在用户的角度,他们要表达自己的注意力实际上是以自己的意愿为体现的。于是Doc Searls提出了“意向经济”(Intention Economy)这个概念,也就是说我们应该把注意力放到客户身上,他们的意愿反映了他们会把注意力投放到什么地方。让用户充分地表达自己的意愿,然后再让商家进行追踪和竞争,会更有利于用户。

所以,对比传统的注意力经济学,意向经济得到了更多人的认可,也更加符合互联网精神。按照意向经济的设想,每个人只要能够把自己的意愿表达出来,放到网上,就会吸引一批商家提供服务或商品,这比盲目地投放广告显然更加有效率。因此,意向经济从一开始就打起来反对注意力经济的口号,因为商家们更应该关注的不是用户的注意力,而是他们的意向。很多网站其实已经在实践意向经济,比如现在的众包网站猪八戒网,用户可以采用类似与招标的方式发布自己的意愿,然后商家就会竞相提供解决方案。

虽然很多人说意向经济反对注意力经济,但我认为是反对了狭义的注意力经济,即现在常用的广告方式。但从本质上说,广义的注意力应该包含人们的意向。意向类似于是一种潜在的注意力,即我们将会把我们得注意力关注在什么地方。本质上讲,意向也是一种注意,因为你的愿望越强,就相当于你会赋予更多的思考、注意的时间在上面。所以,意向经济被认为是注意力经济的一个新分枝。

Steve Pavlina无疑是将意向的作用无限扩充的人。他通过自身的经历证明,人仅凭意愿甚至可以改变世界。他的观点好像是玄幻小说,但在现实中也是有一定的实用价值的。比如,他举了一个意愿作用的例子是:当你在告诉公路上驾车要跨越不同的车道的时候,应该先打灯,表达出你的拐弯意愿,而不是先看后面有没有车,再来决定自己的意愿。往往,当你大声地把你的意愿表达出来以后,别人就会明确知道你的想法,从而使你的并线动作更容易实现。因此,Steve用自身的经历贯彻了一种生活哲学,并且影响了很多人。按照Steve的想法,随着互联网的发展,人类将越来越可能根据自己的“愿力”来改变世界。

Thomas Davenport是注意力经济学中又一代表人物之一,他出版的《注意力经济:了解商业的新通货》开创了注意力管理的领域,这本书也有中文译本。与其它人不同,Thomas将注意力放到了企业内部,既然注意力是一种稀缺资源,那么企业就应该充分地利用其注意力这种资源,实现科学的管理。

Joseph Pine II继注意力经济、意向经济之后又提出了体验经济。因此,一段独特的生命体验实际上也是一种稀缺的资源。这解释了为什么旅游业越来越发展,因为本质上讲,旅游就是一种特殊的体验,它也是一种资源。很多游戏也可以带给人们特殊的体验,所以游戏本身也是生产,因为它赚取了人们的体验。当然,体验也可以看作是一种特殊的注意力。因为,当你体验某种过程的时候,如果你沉浸其中,这实际上是一种注意力高度集中的过程。所以,注意力高度集中的状态就是观察者进入了一种全新的游戏世界,从而造成了高度的体验感。


总体感觉,西方注意力经济学派的思想还是挺超前、激进的,而且他们有自己的圈子。不过,这些人更多从社会科学、传播学的角度审视注意力的问题。尽管这些人也开始定量地测量注意力,但却很少有人从人工智能以及数学模型的角度认识注意力。比如,我们说注意力是稀缺资源,它是构成注意力经济的前提,但是一个有趣的问题是,假如人工智能高度发展,那么机器会不会产生注意力,如果能产生,是否注意力就不稀缺了?我认为注意力经济学派对这类问题的探讨不太深刻,比如Goldhabor将机器产生的注意力归结为虚假注意力,因此他从本质上不是注意力。但究竟虚假注意力和真实注意力的区别在哪呢?似乎没有人探讨。还有一个深刻的问题是,经济人类的注意力对于机器世界来说起到了什么作用?注意力经济学派也没有讨论,因为他们更关注人与人之间的关系。


2015-03-19 17:00:43
   Jake,我说一下自己的一点看后的想法,原来一直觉得你还是专注于复杂系统和涌现的研究客讨论,比较关注基础理论和本质的研究,在集智上我还是获得了好多有用的知识和资源,因为我在的学校研究这个的人基本没有,甚是孤独,所以很感激你办了这个网站,提供了国内最好的复杂系统交流的网站平台,借这次评论表达一下浓重的感激之情!!!

好象你现在将“注意力”投向”注意力经济“的研究,原来在点击流那篇文章里和你做了点简单的讨论。就如你所说,你戴着“注意力”这副眼睛看各种问题,学得什么东西都和注意力有关了,可能很多人都会类似的情况,比如有人研究生物电的,他就认为生物的所有问题都是与生物电有关,都可以用这个来解释。我喜欢从涌现和分布式(没有中心控制和超距作用)的角度看问题,觉得很多自然和生物和社会的东西也可以用这个东西去看和解释,当然我的知识和理解肯定是比较浅的,所以不是很自信了。

我觉得你研究的问题可能首先要定义好“注意力”是什么,或者从比较本质的层次上说明其含意,要从数学和物理或复杂系统上说明那就很好了。因此我觉得可能还是要回到复杂系统和涌现理论上去找注意力的概念和意义吧。

不知道你怎么考虑,我觉得你把“注意力”转向“注意力”,可能是和你原来毕业时所做的研究有关吧,但我觉得你转向这个“注意力经济”有点可惜,因为这可能是属于应用方面的研究,而且还不是有很好的定义的那种,那么你做这个网站的初心是不是有转变呢,即使你要转向这个方向,可能要从本质和理论的角度去弄清楚“注意力”再来做,这样可能会有大的突破。我觉得注意力是和价值有关系的,即我认为某个东西对我(或是一个系统)是有价值的,那么与这个东西相关的信息就成为我(或系统,下同)关注的信息(当然信息代表某些事或物),因此对这样的信息我就有价值,因而投以注意力,从而与意图产生了关系,而且可能要去定义价值和价值对不同系统的含意了。而机器的注意力就是制造机器的人的注意力,但如你所说,人工智能高度发展后,机器(或是软件)可以自己繁殖和进化了,象生物体一样有自己的目标了(不同于人赋予他的目标)。那么就可以产生注意力了。但关键是注意力是什么,对一个系统有好的注意力和坏的注意力之分么?机器的软硬件错乱了也会产生某种对其它系统有价值的注意力,或是坏的注意力?甚至举个例子说,Google的服务器宕机了,也会产生注意力,可能会上头条的,哈哈。某某人上了头条,经过互联网这么一广泛快速传播,是不是放大了注意力呢?

我最近想一头扎到复杂系统和涌现的本质和理论的研究中,但还在补这方面的理论资料,希望有些突破,还想多和你请教呢。当然我说的不一定合适,想的不一定正确,不当之处多多谅解。
2015-03-24 05:46:45
   看来你也是一个常年潜水的人,呵呵。多谢你诚恳的建议。

我有说过放弃复杂性和涌现的研究吗?我只是希望尽快将注意力放到自己最想做的问题上。复杂性和涌现都是大主题,不够具体。注意力当然也是大主题,但却具体一些。注意力流动之中也包含着复杂性和涌现的东西。我做这个东西的真正目的是在观察者理论(http://www.swarmagents.cn/swarma/detail.php?id=17178),我认为这是自己提出来的题目。涌现、复杂性也是有意思的题目,但其实这里没有我们自己提出来的东西。

你说的问题很关键,如何定义注意力。我的回答是,注意就是处理信息的运算,注意力就是这种运算的能力。因此它可以很泛化。仅仅有信息是不够的,我们必须要处理信息,这就是注意力为什么会短缺的原因。但是注意力经济学者们的看法比较集中在人的注意力,以及这种注意力在社会层面上的交换与流动方面。而我更感兴趣的是人与机器的互动。你看http://www.swarmagents.cn/swarma/detail.php?id=13415这篇文章之中有些我对人机互动的兴趣。

虽然我的头衔是系统科学学者,我也对系统科学很感兴趣。但是,毕竟在整个大系统科学之中没有什么思想是我提出来的。我宁愿做系统科学的传播者、学生这都没有问题。但是,这并不防碍我努力探索全新的未知领域。当然,在探索过程中系统学的方法是伴随始终的。
2015-03-24 05:47:41
   另外,我想补充的是,我之所以关注观察者,是因为它可能是解答涌现最终之谜的答案。
2015-03-31 04:41:03
    是的,潜水多年,近期想集中注意力,静下心来做的踏实的事,所以来集智的时间多了,想浮上来冒泡了,呵呵!再次向Jake为国内的复杂系统研究和传播做的事,我是很受益的。

看到你说的:观察者可能是因为它可能是解答涌现最终之谜的答案。有点激动,这也和我的想法和目前专注的问题有很大的契合度,要多看你推荐的文章和补充下其它知识,多思考后希望能和你交流。

包括你说更感兴趣的是人与机器的互动,但人很难做到当一个“客观”的观察者,我觉得如果研究机器与机器的互动,就可以从一个更客观的观察者的角度来发现涌现的机制,这样的观察不受人的主观的影响,应该是一种自然的或科学的机制。当然现在是粗略的看法,我会再去琢磨的。

还有你说的:注意就是处理信息的运算。我觉得是不是从这样一个角度去理解,这样的运算是一种“软件”的运算,即对信息的某种理解和处理算法,当然从算法实现的角度看,可能会跟硬件有一定的关系,硬件的本质也是一种运算。那么这样的运算就相当于是一个观察者和行动者(或为Agent,对信息有加工处理后改变它的能力),那么对运算(即算法)的效用评价,应该还是会涉及价值的问题,只是这样的价值是一种客观的,或通用的价值,即你说的运算能力吧。
2015-03-31 05:09:56
   我是觉得有很多概念是不太可能把主观因素完全摘清楚的。所以,讨论涌现、意义这些东西,都需要注意它指代的观察者。
当然,如果不深究,蛮横地客观化一个一些概念也是能作到的,但它最终可能必然会遇到瓶颈。另一方面,即使有主观的介入,科学也是可以描述的,量子理学就是一个很好的范例。波函数坍塌实际就是观测的作用。当然,现在有人从纯粹客观的退相干的角度解释这个坍塌,但就我所知并没有完全弄清楚。
登录后才可以评论,马上登录
2012-2022 www.swarma.org, all rights reserved